经济时评:劳动力价值储备缩水 现代金融该做什

 

2020-07-31 14:10

  5月30日,国内几大网络媒体转载了这样一篇文章:《谁动了我们的存款?》,文章说,根据专家测算,1984年的1万元现金到2004年实际只能买到价值2100元左右的商品,也就是说,在银行中的存款越存越“缩水”。表面上看,这是一个资产的保值增值方面的技术问题,实质上,这是一个新经济时代提出的重大理论命题,即面对劳动力价值储备的“缩水”,现代金融该如何使之保值增值。

  20年前创造的劳动力价值若没有立即进行“交换”,而是以货币形态储备起来和今天的劳动力价值进行交换的话,大约只值五分之一。用经济学的语言说就是,今天凝结在货币中的劳动和劳动价值无法与未来的劳动和劳动价值进行等值交换,特别是在劳动创新的速率越来越快的时代。这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经济发展越高速,货币贬值的速度越快,劳动中的科技含量越高,凝结在劳动产品中的劳动力价值丧失得越快。

  世界上没有一种商品可以承担恒定今天的劳动力价值与未来的劳动力价值进行等值交换的任务。商品不行,货币也不行。“钱越来越不值钱”是历史和全球性的现象,只是在新的时代更加典型而已。以美元为例,自2002年以来,美元兑欧元、日元等主要货币的汇率大幅下滑,并屡创数年新低。截至2004年11月30日纽约汇市收盘,美元兑欧元、日元、英镑、加元及澳元的累计跌幅分别达到55%、23%、40%、26%和53%。而上述这些所谓大幅度升值的货币,实际大都在作历史的修正,因为它们在2002年前的几年中对美元贬值过度。在货币的历史上,没有一种货币能够完全承担储备功能,特别是现代,货币的泡沫化导致的波动幅度越来越大。

  那么,是不是人们只能干一天花一天,及时行乐,不做储备了呢?恰恰相反,现代金融创造了许多方式让转为储备的劳动力价值能够保值增值。耶鲁大学开创的“情景分析”课程和鸡尾酒式基金管理方式就是实证。据我看到的资料,这个大学的基金在过去28年的时间里平均收益率高达28%。当然,它的仓位里基本没有银行存款,而且比例变化按照流动性与盈利性的要求追随经济周期的变化,即,鸡尾酒还是鸡尾酒,但味道因比例的差别而不同。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其重仓持有的投资品种是股票,从1982年到2000年,美国的股票价格平均增长了12倍,而耶鲁大学基金投资的股票增长了20倍。“9·11”之后,其重仓持有的投资品种又变成债券和外国货币。

  引述上述事例,是为了说明这样一个经济道理,即新经济时代的全新市场经济使退出生产流通(包括扩大再生产)领域的超额劳动力价值很难在恒定的状态下实现保值增值,没有一个投资品种可以承担这样的任务,因为没有一个投资品种能够处在恒定的状态;但当越来越多的投资品种结合成一个或无数个越来越大的市场的时候,投资品种的波动反而成为保值增值的工具,通过精心的选择和转换可能实现货币资产的保值增值。

  在过去的经济时代,特别是工业经济时代后期,传统金融业一直扮演着生产要素的黏合剂(传统的银行信贷)与新生(扩大再生产)财富催生婆(传统资本市场)的角色。这个角色所关注的重点是:怎样创造财富,并使财富创造的过程边际效益最优。现代金融的视角发生了转移:创造财富固然重要,但怎样使已经创造出来的财富中所包含的劳动力价值大比例地转为储备,并使转为储备的部分在与未来的劳动力价值进行交换时不致大幅度贬值,这是现代金融业必须正视的难题。因此,现代金融所关注的重点已经发生转移:不仅仅要创造财富,更要使已经产生的财富在退出生产和流通领域之后,能够保值增值。只有解决了保值增值的问题才可能解除劳动者创造财富的后顾之忧。解决这个难题对中国金融业来说更为迫切。

  对现代的劳动者来说,必须将自己创造的劳动力价值分割为消费及储备两大部分,而且储备的部分会越来越大。因为,对劳动力市场来说:劳动者的生理寿命越来越长,而能够出卖劳动力的时间却越来越短;培养劳动力成才的开支越来越大(如子女教育费用),为了延长寿命所支付的医疗费也越来越多。没有足够的储备对个人是不幸,对社会是负担。而当越来越多的劳动力价值选择储备却不能实现保值增值时则是灾难。

  现代金融从本质上说,是通过经营储备价值来实现社会生产、消费等实体经济领域的稳定增长和可持续性。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使相当部分的劳动力价值转为储备,并退出现实的生产和消费领域,以货币符号的方式进入虚拟经济领域,这就是货币异化以及现代金融市场的真正价值所在。

  现代金融并不是盲人摸象,而是创新劳动最集中最典型的领域。为什么说新经济时代是创新劳动引领劳动价值比较的时代?就是因为创新劳动不仅仅再局限于发明创造或科技创新,准确的信息分析和高超的市场把握能力同样可以创造超额的劳动价值,而现代金融将这些人才组织在一起,通过金融产品的创新和金融运作的创新,实现劳动力价值的保值增值,从而保护了其他领域的创新劳动。所以说,新经济时代实际是人性化时代,是在信息共享的前提下,通过信息处理和信息分析可以创造财富,并通过现代金融操作可以使已获得的财富保值增值的时代。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现代金融最显著的变化是什么。

  现代金融业的主导潮流是虚拟化、无形化、网络(电子)化、人性(个性)化。所谓虚拟化是指,今天的金融交易的绝大部分已经被衍生与虚拟的金融产品所主导,比如,世界金融交易的最大项是外汇交易,而外汇交易的80%又是衍生产品项下的虚拟化交易;所谓无形化是指,现代金融服务越来越不依靠门面优势,很多交易服务已经不再需要网点支持,比如全球至今没有为现货外汇交易提供服务的有形外汇市场;所谓网络(电子)化是指,金融产品和资产的网络化交易日益成为主流,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纽约证券交易所已经决定放弃200多年来不变的大厅席位人工报价交易,改为电子化的网络交易。而在此前,金融商品期货和外汇交易早就网络化;所谓人性(个性)化是指,现代金融服务越来越注重对具体人的个性化服务,要设计五花八门的金融理财产品和鸡尾酒式的理财方案供层次不同、需要不同的企业和千家万户选用,金融服务和金融(交易)网络不仅在银行间、企业间连接,而且直接深入(连接)到家庭。

  在这个时代,现代金融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对经营者和从业人员的素质要求也会越来越高。但对中国来说,走现代金融之路最重要的还是现代金融市场建设和对现代金融产业的认识。我现在不敢想象中国能出现耶鲁大学式的人才培养投资基金,因为中国根本没有这类投资基金可以经营的市场。中国金融急需懂得现代金融的人才,但首先需要的是有这样的市场。

上一篇:当冰冷的法律遇上有温度的人在法庭上会发生什    下一篇:同仁双宝金丹是补肾固精类的高科技产品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中心
技术中心
联系我们
在线QQ

88888888 (24小时在线)

Copyright © 2002-2018 和记娱乐 版权所有鄂ICP备14012414号